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学生工作 > 学生之星 >

一帘幽梦,我心所属

时间:2017-09-11 19:35 点击:

独坐岁月,一季喧嚣里,守着一帘幽梦,走走停停的站台上,感动着一次次遇见,或深或浅,倍感温暖,动荡的站台,起伏的心音,谁是你的心里的暖香,你眉底的脉脉含情?人生这场无止境的修行,体会中感悟,感动中珍惜,这冥冥中的定数,深情了三生石上的一抹嫣然一笑,今世停泊的港口,是否兴盛着烟火?你可知,那一帘幽梦,正是我心所属!

  安坐夏季清风中,一丝窃窃私语,穿过耳畔,激发陈藏的心语,思绪蔓延出浓浓的想念,一纸誓言契约,于温润的红尘中,翼化为蝶恋的唇语,轻轻抖动梦的蝉翼,那一帘幽梦,摇曳生姿,舞摆着无尽的痴缠,如蜻蜓点水般,温柔划过心脉,写意出似水年华中风花雪月的流年,你在那笔殷殷期盼里,脉脉晕开,静静回味……

  夏季的雨,来的突然,走的匆匆,像突如其来的心情,辗转思绪,万千头绪而来,却不知怎样去梳理,去雨里走走吧,撑起一把伞,漫步走在雨里,嘀嗒嘀嗒的声音,像极了此刻的心情,深深浅浅的脚步,踩在湿滑的马路上,鞋子湿了许些,鞋子湿了可换,那心中的鞋子呢?前面的蔷薇刚开,便打湿了花蕊,一场花期,不知怎去安排了,那自己的呢?这场梦做的太久太久,不知能否待到雨歇晴空,这份所属,你可知晓?

  灰蒙蒙的街道,看不清的人群,渐行渐远的花季,在这一袭烟雨下,散落去,不知哪里,仅有极远处,那一树树葱茏,在雨里,越发的青绿茂盛,一片片叶子,在雨水的洗礼下,清新了起来,而那些花儿呢,雨打后萎靡了花瓣,即便色彩明艳了许多,看着却无不心生怜悯,实在让人心疼的不得了,这季的花期也要改了吗?如此不争,怎也要折损年华,漫漫等待,度此余生,此刻无言以对,沉默不语,静立在雨中,就让这帘幽梦,逐着雨滴,自己寻根寻源去吧!

  守望素年锦时那一掬馨香,遥念中逐梦,频频倚着光阴的窗台,悉数满地落红,哪一片是陌上蚀骨的花蕊,是生死相依的山盟,捱着时光,催人老的孤寂,弥漫在空气中,处处是念想的气息, 拨开时间沉寂的厚重,谁在霞光的艳丽中妩媚,酌一笔小令,锦上添花一瓣心香,潺潺而流,冥想与你相遇,那是何等的欢喜的事情,不问悲喜,不言离散,只许在这盏琉璃花盏里,绽放一帘幽梦的清喜。

  总在午夜,千回百转,捻颂心语,流淌成歌,一腔深情自醉,柔情似水低眉含笑间,你总在嘴角边,浮动百媚,暗香盈袖,在恰好;这一脉心念,在朗月清风中,只为一人,绽放风景,或浓或淡,或深或浅,都在轻轻回眸间莞尔,潺潺心音,幽幽情在一盏杯影里,一帘幽梦里,回溯剪影,遐想着雁子回时月满西楼,共剪西窗烛,巴山夜话。

  那一帘幽梦,美好愿望,在时间煮雨中,散发出淡淡的清喜,取一盏浅酌慢品,独坐山之巅,水之湄,去飘香浅笑的嫣然,温暖简单的喜欢,陪伴日思夜想的眷恋,回归梦的原乡……那便,拾一枚风花雪月,捻一指绿叶细语,去文字铺垫一窗流光瑰丽,点燃记忆中的那城倾城三千,可否?凝滞那段时空,重故锦瑟年华里那段芳华,嗅着袅袅生香的记忆,感受清风入怀幸福盈满的温存。

  一帘幽梦,我心所属,堪那红尘繁华,尘埃落定时,钟爱的仅此一朵,弱水三千,也只饮此一瓢,夏花铺陈再多,也只为一人凝眉,也仅为一人埋心于诗行里长情,那一怀诗情,画意了一阙阙平仄意境,许是在三千年之外的荒漠,策马而过,许是墨雨江南,青黛高墙深处,在这也好,在那也罢,从此情丝深种眉底,不言相离,不道相忘,只要相依相偎,便是一生的欢愉!

  独坐岁月,一季喧嚣里,守着一帘幽梦,走走停停的站台上,感动着一次次遇见,或深或浅,倍感温暖,动荡的站台,起伏的心音,谁是你的心里的暖香,你眉底的脉脉含情?人生这场无止境的修行,体会中感悟,感动中珍惜,这冥冥中的定数,深情了三生石上的一抹嫣然一笑,今世停泊的港口,是否兴盛着烟火?你可知,那一帘幽梦,正是我心所属!

  安坐夏季清风中,一丝窃窃私语,穿过耳畔,激发陈藏的心语,思绪蔓延出浓浓的想念,一纸誓言契约,于温润的红尘中,翼化为蝶恋的唇语,轻轻抖动梦的蝉翼,那一帘幽梦,摇曳生姿,舞摆着无尽的痴缠,如蜻蜓点水般,温柔划过心脉,写意出似水年华中风花雪月的流年,你在那笔殷殷期盼里,脉脉晕开,静静回味……

  夏季的雨,来的突然,走的匆匆,像突如其来的心情,辗转思绪,万千头绪而来,却不知怎样去梳理,去雨里走走吧,撑起一把伞,漫步走在雨里,嘀嗒嘀嗒的声音,像极了此刻的心情,深深浅浅的脚步,踩在湿滑的马路上,鞋子湿了许些,鞋子湿了可换,那心中的鞋子呢?前面的蔷薇刚开,便打湿了花蕊,一场花期,不知怎去安排了,那自己的呢?这场梦做的太久太久,不知能否待到雨歇晴空,这份所属,你可知晓?

  灰蒙蒙的街道,看不清的人群,渐行渐远的花季,在这一袭烟雨下,散落去,不知哪里,仅有极远处,那一树树葱茏,在雨里,越发的青绿茂盛,一片片叶子,在雨水的洗礼下,清新了起来,而那些花儿呢,雨打后萎靡了花瓣,即便色彩明艳了许多,看着却无不心生怜悯,实在让人心疼的不得了,这季的花期也要改了吗?如此不争,怎也要折损年华,漫漫等待,度此余生,此刻无言以对,沉默不语,静立在雨中,就让这帘幽梦,逐着雨滴,自己寻根寻源去吧!

  守望素年锦时那一掬馨香,遥念中逐梦,频频倚着光阴的窗台,悉数满地落红,哪一片是陌上蚀骨的花蕊,是生死相依的山盟,捱着时光,催人老的孤寂,弥漫在空气中,处处是念想的气息, 拨开时间沉寂的厚重,谁在霞光的艳丽中妩媚,酌一笔小令,锦上添花一瓣心香,潺潺而流,冥想与你相遇,那是何等的欢喜的事情,不问悲喜,不言离散,只许在这盏琉璃花盏里,绽放一帘幽梦的清喜。

  总在午夜,千回百转,捻颂心语,流淌成歌,一腔深情自醉,柔情似水低眉含笑间,你总在嘴角边,浮动百媚,暗香盈袖,在恰好;这一脉心念,在朗月清风中,只为一人,绽放风景,或浓或淡,或深或浅,都在轻轻回眸间莞尔,潺潺心音,幽幽情在一盏杯影里,一帘幽梦里,回溯剪影,遐想着雁子回时月满西楼,共剪西窗烛,巴山夜话。

  那一帘幽梦,美好愿望,在时间煮雨中,散发出淡淡的清喜,取一盏浅酌慢品,独坐山之巅,水之湄,去飘香浅笑的嫣然,温暖简单的喜欢,陪伴日思夜想的眷恋,回归梦的原乡……那便,拾一枚风花雪月,捻一指绿叶细语,去文字铺垫一窗流光瑰丽,点燃记忆中的那城倾城三千,可否?凝滞那段时空,重故锦瑟年华里那段芳华,嗅着袅袅生香的记忆,感受清风入怀幸福盈满的温存。

  一帘幽梦,我心所属,堪那红尘繁华,尘埃落定时,钟爱的仅此一朵,弱水三千,也只饮此一瓢,夏花铺陈再多,也只为一人凝眉,也仅为一人埋心于诗行里长情,那一怀诗情,画意了一阙阙平仄意境,许是在三千年之外的荒漠,策马而过,许是墨雨江南,青黛高墙深处,在这也好,在那也罢,从此情丝深种眉底,不言相离,不道相忘,只要相依相偎,便是一生的欢愉!

  一帘幽梦,我心所属,为你铺就了一地诗行,遥望着沧海桑田,寻梦回来!

作者:遗梦少年 来源:遗梦少年
  • 上一篇:低眉,做一个淡淡的女子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铜川矿务局第二中学(www.tcjezedu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tcjezedu@163.com [陕ICP备12003498号]
  • Powered by 局二中信息中心